看心生活网

他穷人家的孩子读书、收留流浪的聋哑人,解放初为支援抗美援朝和国家建

简介: 他穷人家的孩子读书、收留流浪的聋哑人,解放初为支援抗美援朝和国家建设,分两次捐出大米四百担…

「来源: |看青浦 ID:kanqingpu」记忆里依然飘香的鸡蛋糕相信每一个人的童年记忆里,都有一个小卖铺,一直能带给你温馨、美好。

记忆中那个卖鸡蛋糕的老爷爷永远系着一条油晃晃的围裙,料理着那个摆满了面浆、豆沙馅和猪板油的摊子。

老爷爷把一块圆形的铁板放在烧得很旺的炉子上,铁板有七个模子,先快速地用菜油抹一遍,用勺子在模子里均匀地放上面浆,在面浆上舀上半勺加工好的豆沙,然后铺上灵魂猪板油,在炉上晃动均匀,烘焙熟后放在边上待用。

接着又把平整的铁板放在炉上,上面撒上白糖和红绿丝,等糖热化后,就把做好的待用半成品倒扣在炉上的铁板上。

刚出炉的鸡蛋糕发出“嗞嗞嗞”的声响,热气腾腾,大盖帽的表面呈酱紫色,如琥珀般温润。

热气夹杂着香气丝丝缕缕直往鼻腔里钻,勾引着嗅觉、味觉,喉头不自觉地咽了一下。

当拿到冒着热气的鸡蛋糕,心里甜滋滋的,情不自禁地用双手捧着,慢慢欣赏,真有点舍不得吃。

我先把鸡蛋糕的大盖帽一圈咬下,细细嚼,慢慢咽,脆而香,焦而不苦涩。

再一大口,甜而滑,酥而软,豆沙的香甜和猪板油的清香随着热气一起沁入心肺,那丰富而又多层次的口感,是孩提时光最美味的亮点。

长大以后,才知道我们赵屯人叫的鸡蛋糕,其实和海棠糕差不多,只不过在用水调和面粉时,为了糕点口感松软,加了几个鸡蛋而已。

从长辈的聊天中,了解到,那个卖鸡蛋糕的老爷爷名字叫荣。

鸡蛋糕是他从小学的一门手艺,曾在石浦、千灯、陆家浜做一行生意养家糊口。

供销合作社后,就不做了,就这么被我们慢慢淡忘,最后只留在我们的回忆中。

如今我们的日子越过越舒坦,各种美食应接不暇,即使这样好像也填补不了食欲的沟壑,但鸡蛋糕才是老赵屯人难以释怀的家乡美味,是山珍海味无法取代的乡愁。

我不知道,你心中的那份鸡蛋糕味道又在哪里?

范家豆腐坊赵屯桥东堍三角街是最繁闹的地方,这里是三条街道的交汇处,店铺多,人流量也多。

桥头南侧,一幢木结构的两层小楼依河而建,屋后面是单落水的河埠。

范瑞芳原本上海浦东高桥镇人,在家乡开豆腐作坊谋生。

范家用石磨磨出的豆腐醇厚弥香,买二三块回家,放清水养,一股石膏点黄豆的清香直钻鼻腔,让人禁不住深呼吸。

为谋生计,范瑞芳挑了一付豆腐担子,带着一家老小,几经辗转,徒步来到赵屯小镇。

刚落脚时,范瑞芳先在桥河西租了两间沿街老房子,开起了豆腐作坊。

没过多久,范家豆腐店的生意就红火起来,不仅赵屯桥的老百姓来买,周边石浦、千灯、歇马桥等地的商贩也前来订货。

热乎乎的一块豆腐,撒一点盐,也不放油,捣拌捣拌,从舌尖滑过直润心田。

范家磨出的豆腐温润如玉,绵软嫩滑,官宦布衣,无不喜食,丰富着人们的味蕾。

为了保持豆腐新鲜美味的品质,必须当夜赶制,在早晨。

磨杆是木制,呈长三角形,以麻绳系着两手握的部位,平平吊挂在伸手可触的木梁上,用时抓起来就推。

吃过晚饭,范瑞芳夫妇就开始劳作。

一人在后面推磨杆,一人在前面,一手握住磨杆头,一手用小瓢舀泡发的豆子和水,往磨眼里倒。

随着磨盘转动,绳子也牵动屋梁,发出微弱吱呀声,很快就见两扇合着的磨缝间,有白浆流下,地上接着一个大木盆。

大的葫芦瓢,把豆浆一瓢一瓢舀起,倒进纱布兜过滤。

过滤好的豆浆再一瓢一瓢舀进大锅,再抱一大捆棉花杆去烧豆浆。

烧开的豆浆再下大缸,点卤,这是技术的关键。

最后把豆腐脑舀进一个四方形的木框里,对角收紧纱布,用一块木板盖上,再压上石块,等到黄水压出,豆腐才大功告成。

有了些钱,范瑞芳乐善好施,在小镇做了不少好事、善事。

他穷人家的孩子读书、收留流浪的聋哑人,解放初为支援抗美援朝和国家建设,分两次捐出大米四百担…

他重视教育,自己曾在青浦商学院、上海东亚体专(现上海体育学院)读过书,还是屯溪篮球队的主力队员,子嗣们也非常出色,长子北京体育学院,次子南京地质大学,女儿华师大。

如今,住在老街上的耄耋老人,茶余饭后聊天,有时也会讲起范家豆腐坊的故事,而说的最多的是范家雇佣八年,叫“大块头”的长工,据说是地下党,1948年临走时,邀请范瑞芳跟他一起到无锡找新四军。

转眼70多年过去了,时间光就像不小心脱手的杯子,迅疾而无情,只剩一地晶莹。


以上是文章"

他穷人家的孩子读书、收留流浪的聋哑人,解放初为支援抗美援朝和国家建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看心生活网的其它文章